2019-12-04 16:29:45新京報 記者:劉浩南 李陽 蔣鵬峰 編輯:郭琛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廣州地陷失聯者為清污工人,事發前已快還完清污車借款

2019-12-04 16:29:45新京報 記者:劉浩南 李陽 蔣鵬峰

兩人原本準備幾年之后就回家鄉,因為廣州房價太貴。家鄉房子的地基已經打好了。

清污工人石偉買來一碗豆漿和一根油條,放在餐桌上。


妻子余瑜還是被驚醒了。石偉向妻子指了指桌上的早餐,“我出去了。”“好。”


3小時后,2019年12月1日9時28分,27歲的石偉和51歲的父親石義乘坐的清污車,駛經廣州大道北與禺東西路交界的橋底。路面突然開裂,讓父子兩人連車墜入38米深坑洞。


“像開飛機一樣往下墜。”余瑜看完事發視頻后形容。


這是余瑜出月子的第四天。


12月2日,廣州市政府新聞辦在發布會上宣布,在這次事件中,途經該區域的1輛清污車和1部電動單車掉落,共有3人被困。事發路段為十一號線沙河站施工區域。


今天(12月4日)凌晨,余瑜更新了朋友圈動態:“徹夜徹夜地睡不著。”


余瑜向新京報記者講述事發前后。 新京報記者 蔣鵬峰 攝


妻子感到絕望:“那是我家的車。”


12月1日中午11時許,一位老鄉在電話里急切地告訴余瑜,禺東西路附近有路塌了,余瑜家的清污車陷進去了,丈夫和公公在車上。起初,余瑜將事發時間聽成了“昨晚9點”,她還詢問老鄉是不是搞錯了。


然而,她隨后從老鄉的電話得知,事發時間是當天早上9點,現在附近路面都封了。聽說路塌了,她第一反應是車的輪胎卡住了。


余瑜將剛滿月的孩子交給朋友照顧,趕往事發地點附近,同時不停給丈夫和公公打電話,都沒有接通。


事發后約兩個半小時,她到達事發立交橋下,巨大的坑洞,讓她腦袋一震。


余瑜第一反應是在坑中找人:“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太寬了,看到的只有黃黃的土。”


她隨后從朋友手機上的照片看到,一兩個小時前,一輛黃色的清污車仍在黃土外——車輛以幾乎垂直的角度落入坑內黃土中,露出約三分之一的車尾。另一張較模糊的照片顯示,車頂方向有一名男子的上身軀體,男子雙手戴著手套。


她又看了朋友提供的兩段事發瞬間視頻:一段視頻中,高架橋下方的人行橫道周邊路面塌陷后出現大坑,不斷有路面泥土往坑中陷落,坑洞面積變大;另一段視頻顯示,一輛黃色的大型車隨路面瀝青和沙石急速墜入坑洞中。


余瑜開始感到絕望:“那是我家的車。”


家屬目前仍等待救援結果


當時參與現場救援的沙河消防中隊指導員陳俊青在新聞發布會上介紹,12月1日9時46分,消防隊員趕到現場,準備救援時再次坍塌。9時47分,消防人員在塌陷處已看不到車輛與被困者。藍天救援隊相關負責人亦介紹,救援人員趕到現場時已無被困者和被困車輛蹤跡,水流從地下漫出。


12月1日中午,余瑜在一名老鄉的陪同下,現場封鎖線外站著度過漫長的數小時。其間,她看到有多臺水泥罐車及吊臂靠近坑洞,于是向現場安保人員提出,要再次進入現場查看救援情況,都被安保人員出阻止。


事發當天晚上,新京報記者進入現場看到,事發地點位于廣州大道北與禺東西路交界一處立交橋正下方,塌陷坑洞近似橢圓形,占據至少三條車道,直徑約十余米,橋下十字路口已封閉。廣州地鐵官方微博發布稱,截至12月2日凌晨1時30分,經過前期的加固措施,塌陷區域的邊坡已基本穩定。根據救援方案,塌陷區域將安裝鋼護筒,形成救援通道,向下探挖尋找被困人員。


12月3日,事發現場可見地面已基本回填,有鋼護筒垂直伸向地下。 新京報記者 劉浩南 攝


截至發稿前,余瑜及家屬和老鄉們還在焦急等待救援結果。


夫妻倆此前沒準備留在廣州


在余瑜的印象中,丈夫石偉和公公石義像一個模子印出來的,木木的,都不愛說話。余瑜的哥哥也覺得,妹夫石偉為人踏實,存款不多,但是很愿意打拼。


經朋友介紹,石偉和余瑜相識于2013年10月。第二天,石偉就打電話約余瑜出來玩。石偉的真誠體貼,打動了比他小3歲的余瑜,兩人很自然地在一起了。


當時,石義在廣州已經工作多年,開了一家清潔公司。2014年年中,石偉從湖南新邵老家來到廣州投奔父親。2015年3月,余瑜也來到廣州投奔丈夫,目標是多賺錢,多存錢。


石偉通過信用卡套現、跟朋友借款等方式,籌錢30多萬,買下了一臺清污車。事發前,石偉已基本把這筆錢還完。


每天早上,石偉或石義駕駛清污車,余瑜跟車,到天河區沙河一帶的小區、學校等地方轉運化糞池污水。三人的工作主要是搭建管道吸取化糞池污水,轉運到處理站,工作時間則根據周邊處理污水的需要安排,基本都是早出晚歸,每天工作大約9小時。


“又苦又臟又臭,但是家人在一起,又是自己的公司,還是感覺有盼頭的。”余瑜說,三人租住在一間約20平方米的小房子,月租大約1000元出頭,“扣除這些花費,比起在老家工作的時候賺得多。”


兩人原本準備幾年之后就回家鄉,因為廣州房價太貴。家鄉房子的地基已經打好了。


2019年4月,石偉和余瑜結婚。余瑜懷孕后,石偉把妻子的跟車工作全部交給了父親。


“要不是因為我坐月子,在車上的,應該是我。“余瑜的眼淚不停地掉在緊握著膝蓋的手上。


余瑜朋友圈里,仍有數月前和石偉拍的藝術照。石偉穿著白色襯衣,剪著利落短發,扶著余瑜懷孕的肚子,笑著看一旁化好精致妝容的余瑜,配文是“有幸與你相愛,余生為你而來”。


石偉一家工作時。 受訪者供圖


親友們關心失聯者下落


12月2日,石偉和石義被困的消息傳遍了老鄉群。余瑜登上丈夫微信,看到上百條微信消息,丈夫的朋友們都在詢問兩人的安全,希望得到回應。


“那個車往下墜。我都不知道他們是怎么熬過去的。”余瑜抹著眼淚說。


懷里的女兒糖糖大聲哭了起來,余瑜連忙親著女兒的臉,輕輕安撫:“崽崽乖哦,想爸爸了嗎?”


“不管人是死是活,都要見到才行。”余瑜說,目前仍不知道公公和丈夫的情況,希望能及時得知消息。


路面塌陷區域還在封鎖中,余瑜和親友們還在這個距離老家600多公里外的大城市,等待丈夫和公公的消息。


(當事人及其家屬姓名為化名)


新京報記者 劉浩南 李陽 蔣鵬峰

編輯 郭琛

校對 李項玲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欢乐斗地主残局困难